当前位置:首页/政法风采

“春城缉毒卫士”刘军被追授二级英模
发布时间:2015-03-27 11:00:43作者:倘甸区政法委来源:倘甸长安网

  总有一种思念被轻轻唤起,总有一束白花寄托我们的哀思,总有一缕青烟抒发心中的情感。2013312日,缉毒一线传来噩耗——昆明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刘军因公牺牲,留下年迈的父母、孤单的遗孀、弱小的子嗣……312日,昆明市公安局在春城剧院举行刘军同志荣誉称号追授命名表彰大会,追授刘军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和“春城缉毒卫士”荣誉称号,并播映了以刘军为原型的数字电影《缉毒生死线》。

  表彰大会上,云南省公安厅政治部副主任宁靖龙宣读了公安部《关于追授刘军同志“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”荣誉称号的命令》、云南省人民政府《关于追授刘军同志“春城缉毒卫士”荣誉称号的决定》。

  昆明市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局长赵立功向刘军的亲属颁发奖章、证书及奖金。赵立功表示,刘军同志从警24年,在艰苦卓绝的禁毒斗争中,用生命谱写了一曲豪迈的英雄壮歌,用热血铸就了一座不朽的时代丰碑。他无数次深入虎穴、无数次乔装跟踪、无数次熬更守夜、无数次抓捕缉拿,在生与死、血与火的考验面前,没有彷徨与怯懦,没有犹豫与畏惧,总是勇敢地冲在最前面。他在艰难困苦的任务中主动出击,在艰险曲折的侦办中斗智斗勇,在接踵而至的专案中彰显业绩,展现了一名禁毒民警过人的胆识与智慧,超强的能力与身手。24年来,刘军忍受夫妻分居两地之苦,忍受牵挂妻女之愁,忍受家庭负担之累,真心真意呵护妻儿,尽心尽职赡养老人,是家人眼中的好丈夫、好父亲、好儿子。

 

刘军事迹

  “禁毒福尔摩斯”

  从穿上警服起,刘军先后在派出所、看守所、巡特警、禁毒大队工作过。他直接参与破获的毒品案达2000余起(其中万克以上大案40余起),缴获各类毒品903千克、各类枪支12支、手榴弹2枚、涉毒车近百辆、毒资数千万元。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、个人三等功3次,5次受到各级嘉奖,荣获“先进民警”、“昆明市禁毒标兵”、“优秀禁毒民警”、“2010年昆明市十佳民警”称号……领导夸他是“难得的优秀禁毒侦查员”,重庆禁毒总队的同志赞他是“当之无愧的禁毒英雄”,武汉禁毒系统的领导称他是“云南禁毒的旗帜”,上海禁毒战线的战友称他是“禁毒福尔摩斯”……

  数十次卧底“毒窝”

  每年,刘军有200余天频繁往返于边境线上。他数十次卧底,与死神擦肩而过,用生命实现了成为禁毒战线“名牌警察”的梦想。“他把一生都献给禁毒事业,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休息了。”昆明禁毒支队政治部主任贺鸿宾回忆。为实现自己的梦想,刘军平时脑子里装得最多的就是发现涉毒线索。

  “有一次,凌晨3点多,刘军打电话给我说有一个大线索,要立即出发。我说等天亮了再说,他马上在电话那头发火了:‘你就睡吧,毒贩会等着你去抓的!’”贺鸿宾说,刘军所在的禁毒中队侦破的案子中,有70%是刘军发现的线索。2008年的一天,刘军乔装打扮,赴德宏与毒贩见面。毒贩极为狡猾,从偏僻乡镇、山区寨子到深山老林,11个小时更换了5处地点。由于和战友中断了联络,刘军只能孤身一人沉着应对。路上,毒贩突然抢夺刘军手中装有40万元现金的袋子,刘军拼命与对方展开肉搏。打斗中,两人双双滚落下3米多高的悬崖。刘军多处骨折,捡回一条命,毒贩仓皇逃跑,从悬崖边爬上来后,刘军暗暗发誓:“不管你逃到哪里,我都要把你抓回来。”201111月,刘军在缅甸将这名在逃3年的大毒枭抓获并带回国内。

  一流“演技”钓大鱼

  刘军皮肤黝黑,这与他常年频繁往返昆明与边境亚热带地区有关,数十次卧底毒窝,历经生死考验,长期的卧底工作,让刘军扮演起毒贩来得心应手。

  2002年,刘军得到线索,和瑞丽一名毒贩接上头。毒贩的妻子亲自在昆明和瑞丽来回奔波,试探刘军。几次接触后,毒贩的妻子对刘军是“同一条道上的”身份深信不疑。但毒贩还是放心不下,他知道如果刘军是警察的话,对数量不多的毒品不会放在心上。于是,毒贩派妻子带上1公斤冰毒,来到刘军租住的宾馆,告诉刘军货只有那么多。“货太少了,我不要。你拿回去,等凑足了数量再说。”刘军找了个借口推辞。“这些你先拿着,我不收你的钱,下次再付都行。”女子说着,把毒品塞给刘军便消失了。“不要打草惊蛇,他们一定还有大动作。”警方分析情况后,刘军继续和毒贩周旋。

  果然,过了几天,毒贩的妻子再次找到刘军,又将1公斤冰毒“赊”给他。毒贩看到妻子两次将毒品交给刘军后都风平浪静,终于相信了刘军。他主动联系刘军,将冰毒、海洛因和鸦片共计10公斤交到刘军手中。这次,毒贩终于栽了!当毒贩的手被铐上手铐时,眼里还充满疑惑,始终不相信刘军真的是警察。

  电话成联系家人的纽带

  40多岁的人,上有老下有小,正是肩上担子最重的时候。在年迈的父母跟前刘军是长子,长期忙于工作难尽做长子的责任,老人病床前、节假日团圆的时候,经常欠缺他的身影,电话成了刘军联系家人的纽带;作为父亲,女儿才小学六年级,正是需要父亲疼爱的时候,可刘军却没有多少时间关心孩子的学习与生活。特别是他的妻子是一名现役军人,常年在外地工作,也没有时间照顾家庭。刘军生前常说:“作为警察,对于家、对于亲人,我很亏欠,他们为我付出了太多。”

  刘军生前的搭档莫志军说,在他的记忆里,刘军第一次表现出父亲的一面,是在前往版纳执行缉毒任务的一个夜晚。那天,莫志军开着车,刘军则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。“他打了一个电话,听得出是他女儿接的。”莫志军看到刘军对着电话温柔地说着话,声音中有怜爱也有心疼。“他喊他女儿乖乖,叮嘱她要好好学习,多注意身体,照顾好爷爷奶奶。我从没有看到过他那个样子,只是听着我就知道他有多爱他女儿。”莫志军记得刘军每天必做两件事:早上给女儿打电话叫她起床,晚上再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写完作业,提醒睡觉。“除了卧底时行动不便,他每天必做这两件事。”

  公安部禁毒局致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的唁电中,这样评价刘军:“刘军同志用生命和热血履行了‘人民警察为人民’的庄严承诺,以实际行动践行了忠于党、忠于祖国、忠于人民、忠于法律的神圣誓言。”